苏慕秋

喜欢全职、刀锋与诗

皮皮女神生日快乐!

今天是皮皮女神的生日,祝好。
不知道究竟该写什么好。删删改改的琢磨措辞,还是不知道怎么说。记得很久之前就想要为我喜欢的一些作者写些东西了,三月底也确实写了一些,后来却又总是被一些琐事绊住了步子,究竟是没有下文了。昨天恰巧逛老福特,看到女神发了一条动态,底下一群粉在祝生快,翻一翻评论才知道,原来是皮皮的生日是今天。按现在大众的定义来讲,我觉得我并不是个合格的粉丝(可能都不算粉),我不关心三次元的她是什么样子的(或者说不那么关心),不关注哪家粉丝又怎样怎样了(实在是没意思),甚至昨天之前连她的生日也不知道。但是这不重要。我不是在追星。我爱的是她的文字,能读到她的书对我就足够了。我喜欢的是从字里行间慢慢品味,因为我相信,文字是个奇妙的东西,虔诚的文字是会闪光的。认真倾听就会读到作者的灵魂和思想,然后,很微妙的,通过白纸黑字和另一个不知道高矮胖瘦男女老少甚至不同时空的人进行精神的沟通,进而找到共鸣。这种感觉很幸福。之前写过一篇征文叫《问迹不问心》,我说——重要的不是写了什么、是不是真,对于难以捉摸的他心问题,重要的不是他人怎样想,而且我读出来了什么、愿意相信什么——同样的,同“下蛋的母鸡”的交流,我更愿意在文字里进行。
第一次知道皮皮,大概是在14年的暑假。中考完了闲得无聊就开始进行读书摘抄,抄到了皮皮《一树人生》里的一段话——“那些生活中让我们伤心,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事,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之所以觉得过不去,觉得心里像被刀子捅了一下,像被火烧着那样难受,只是因为你没看见更伤心,更绝望的人生。”(P1,后来真的让我用到了作文里,还被画出来当成好句好段了😄)那时候对她还不甚了解,抄完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就过去了。
后来忘了因由的,读了《大哥》。被震住了。谦儿啊,莫名有种父亲的感觉。从前对父亲的一些不理解竟慢慢解开了。而宋老太太和麻子妈出走更是印象深刻到读一次泪流一次。后来开始买实体书,入手的第一本就是《大哥》,还安利给了妈妈和语文老师,现在想想也真的算是一波很六的操作了。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满地荆棘,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
——“华韵内敛,流光暗藏。”
——“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是对比,对比懂吗?你是总看著别人,心里焦虑,没底气。”
真美啊。然而最后一句又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想到了新文里那句“你的一生,当以什么立足呢?”
后来又零零碎碎读了一些(P2,手工整理女神这些年的文以及我读的顺序,还是一七年孟夏整理的呢,这都已经一年多了,后来又有补充),第二本我记得应该是读的《坏道》吧?用之前发过的一条说说来讲——
想起了《坏道》结尾,99.8%的时候,那一页写着
“一个恶魔死了,千千万万的恶魔却还在人群里隐藏着,随时会苏醒在人心里。
人心是个黑箱,没人能说出里面究竟藏了什么,光风霁月下也许会是暗潮涌动,从每一次恶念里吸取力量,渐渐成形,破笼而出,阳光找不到地地方,遍生污秽。”
当时对皮皮还颇为担忧,觉得怎么结尾这么负能量?然后翻页,最后一句话映入眼帘——然而,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阳光下的。
对我皮真的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皮皮的主角啊,都是那么神奇。
想到我皮《杀破狼》里,这么形容顾帅——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我想无论外表怎样,性格如何,我皮的主角大抵都有着“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吧。
时代在变,人心愈发叵测,但是那样美丽的故事,那样闪光的纯粹与品德,怎么会没有传承呢?就算我玉兰串有“我赶时间、不感兴趣、哦”的冷漠三连,就算是我小青柑穷的要哭,依然有着那样的古道热肠啊。
有些东西值得期待,值得信任,值得守候,值得信仰。我坚信这一点。
还有《流光十五年》、《大战拖延症》,真的是满满的中枪。
——“有时候忙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方向而迷茫地忙碌。”
——“在深夜里,叩问自己,是直达灵魂的方式——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痛苦么?我快乐么?我的理想还在么?我放弃了什么?又要选择什么?我这样过下去,这样走下去,是对还是错呢?”
——“贫穷不可怕,肥胖不可怕,丑陋不可怕,残疾也不可怕,一切的艰难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沉沦下去,被同化成和每个人都一样的疲惫而麻木的面孔,变成这钢筋水泥的城市怪物中一块普通沙硕,变成自己最看不起的那种庸庸碌碌的人。”
——“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和时间。
一秒钟不碍事,一分钟不碍事,甚至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都不碍事,然而日积月累,水滴石穿,慢慢地,就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
世上还有比“潜移默化”更叫人后脊发冷的词么?”
——“从来人们传诵的都是那些断腕的壮士,慷慨赴死的英雄,向往大开大阖、跌宕起伏的人生,然而大多数讲故事的人都不会说,其实真正难的,并不是一时的勇气和决定,而是持之以恒、从一而终。”
——“逆来顺受、随波逐流、浑浑噩噩地也是一辈子,一直卡着自己的脖子往上爬,摔下来痛苦一场,再咬牙继续往上爬,也算一辈子。结果怎么样,谁也不能未卜先知。前者觉得后者累、自讨苦吃,后者觉得前者糊里糊涂、可怜。各有各的活法,谁也不能说谁错,可是人得挑一种对得起自己的活法——所谓对得起自己,就是甘当废柴也好,逆水行舟也好,都得坦坦荡荡。愿意活得轻松自在的,看见别人香车宝马、功成名就,得能没有一点艳羡之心,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所以无论遇到什么事,也绝不会不甘心。至于那些知道自己一定会不甘心的,最好就马上洗干净脸,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任何时候,都不会后悔,不会焦虑,不会讨厌自己,不会觉得自己浪费了生命,那就是对得起自己的活法。”
我还记得读《脱轨》时的感动,直到现在我的手机锁屏文字还是“天才尚且在奔走,凡人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P3。讲真,《脱轨》里最喜欢的是蒋博蒋sir,那段“蒋博往楼上看了一眼,皱着眉微笑了一下,急着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走了。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大概是不配爱女人也不配爱男人的,只好做一朵孤高自诩的水仙花,临水照影,时而开一朵冷冰冰的小白花。他心里有百丈峰,只露出顽石一尺高,有千层浪,只露出飞沫两三点”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莫名就觉得特别配“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上个月决定通读女神所有的文,并且列出能看出来的书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就从《广泽旧事锦阳篇》开始读的,能感受到女神那时候的青涩,但是也可以看得出来,积累很多,见识广博,有后来的皮式幽默和大气思考,虽然有时候感觉略苏,且有时候引用的融入略有违和感和生硬,但是仍能够体会到她的大气。(P4)
哎呀,爱皮皮女神。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附上之前的说说和文字吧。
以下是写的半成品回忆录,《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里的皮皮相关部分——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记给我力量的女神们
想要写些东西,记录下我的感动,记录下来我对女神们的仰慕与感激。曾认为这样难得的体验,这样温暖的情感,是应该珍而重之对待的,虽不至于写之前沐浴焚香、品茗听琴那般风雅正式,至少也该找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沏一杯浓茶,在微风中抱着深爱的书,带着微笑沉浸在幸福中去。然而在敲下现在这行字时,身体抱恙,一堆繁冗的工作压身,和先前预想的判若云泥。何也?为礼物君所点醒也。
在先秦文化诸子百家的课上,同礼物君讲了想要为《全职》做传的心思,请她为我想适合《全职》众人的诗词,又心念迟迟未曾动笔的《长公主》系列、《彼岸》的评,给皮皮的表白,乃至《蓝莲花》、《少年游》等开了许久的脑洞,竟已等了这么久却未曾落墨乃至一二字。礼物君道,倘若想一气呵成,纵再耗费几年也依旧未可成也,倘若每日得空便写三五行,积少成多,必有完日。余不由羞愧难言。
等待时机,最合适的时候,那又是什么时候呢?
昨日温习priest的《大哥》,为魏谦的拼命而折服。犹豫许久,删删减减,到底是为谦儿加上了拼命的标签。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种状态,也不晓得自己所说的究竟是也不是,但却真切得为之所动。或许也是被此影响吧,竟是同时将《既见君子》与《相关分析》一同提上了日程。
我知道,未来会很忙,但是想到谦儿,甚至想到小远,就不由有了动力。我告诉自己,你轻松就拥有了谦儿一生挣扎苦苦渴求的东西,这样的幸福不该珍惜吗?这样的生活,不该努力吗?便有了支撑下去的脊骨。
想到就做,今天早上便一鼓作气,郑重敲开一个空白文档,打下了“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八个字。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有幸在我成长的关键时期遇到了你们,有幸读到了那么温暖而熠熠生辉的文字,有幸让这么棒的思想组成我的血肉,伴我成长伴我面对苦痛。有幸遇到你,刚好遇见你。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戊戌年 季春 廿八 靖瑶于泉城
Priest
读皮皮的文章已经忘记缘由了。大概是缘分所致吧,明明对众人纷纷推荐的作者反而提不起多少兴趣,却打开了使皮皮一举封神的《大哥》。
惊艳。一如甜门深似海,从此痴迷若丢魂呐。
其实不太喜欢认一个人的书读,更多的时候是啃榜单,但皮皮是很少的我认的作者。她的文,不论耽美还是言情我都会看。从《大哥》开始,到《坏道》《兽从之刀》《流光十五年》《大英雄时代》,再到《大战拖延症》《山河表里》《逆旅来归》《脱轨》《杀破狼》,甚至多多少少读了一些出于种种原因没来得及读完的《默读》和《有匪》,我竟也是读过皮皮十多本书的了,仔细数数,自己都不由有些讶异。
其实已经很久不怎么读言情了,犹记得初中之时读《盗墓笔记》,读完意犹未尽,打开电脑搜索,意外看到了一篇瓶邪小说,想了想觉得毫无违和感,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后来因为那时候的言情小说推荐都是《我的霸道未婚夫》、《冷酷王子的弃妃》之类的玛丽苏文,实在看不下去女主角哭哭啼啼娇嗔的样子,反而是两个爷们儿干脆强悍的感觉很棒,喜欢心理上强悍的人和感情,再后来因为《霸王别姬》喜欢上哥哥,知道了他和唐生的故事,觉得很心痛,希望可以为他们这样的群体做一些什么。所以读网文的时候,定位大都是耽美了。但皮皮不同,皮皮《大战拖延症》《大英雄时代》《脱轨》《有匪》里的女主也都是我的心头好白月光。所以我明白了,果然还是看文笔啊23333
皮皮一定读过很多书吧,有很多自己的思考,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可以用一种格外幽默的方式去表述这种实际上有些抽象的思考。皮皮心里的东西一定很多。那样广博的见识,那样宽阔的格局,那样恢宏的气势,那样细腻的情感。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能造就这样独特的姑娘?我不得而知,唯有愈发仰慕了。
皮皮是个很温暖的人,读她的文字就能感受到那种“纵前路遍布荆棘,我亦砥砺前行”的坚定与温暖。我很喜欢她,觉得她的文字就像是光一般,温暖人心。想看齐她,活成一座灯塔——应有碣石一般的风骨,应有沧海一般的胸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每次看到这句话就被暖到想哭。
她怎么能这么暖呢?像光。拥有撕裂一切黑暗痛苦困厄磨难的强大力量。
她的文字深沉,厚重,大气,就算前进的路途满是泥泞,依然会砥砺前行,再艰难的境遇都有光和希望,充满了成长的执拗与爱。
真好。我居然喜欢上这样好的作者。
何其有幸。
戊戌年 季春 廿八 靖瑶于泉城

以下是之前和皮皮相关的说说——
我皮皮真的是很六了。漫不经心的语调里忽然来一两句扎心的话,不经意间就灌下了满满的鸡汤。读我皮早期的作品还能感受到一丝丝掉书袋的味道,文气太重,倒是能感受到我皮读了许多方面的书,但是莫名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然感,但是最近的文真的是淬炼出来了举重若轻的感觉,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但是该有的感觉就都有了。那样随性的幽默,那样渊博的知识,那样凝练的文笔,那样潇洒的态度,当真是让人心折。
——世事无常,这都难说。
——哪怕耳边没有噪音,也觉得生活很嘈杂。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与理想背道而驰的路上快马加鞭了好多年。
——理想这玩意儿,离得太远,就会自动崩塌成异想天开的白日梦。
——这年头,老年人都在发少年狂,青年们都在哆哆嗦嗦地搜索医疗保险。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你的一生,当以什么立足呢?

皮皮一定读过很多书,有很多自己的思考,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可以用一种格外幽默的方式去表述这种实际上有些抽象的思考。那样广博的见识,那样宽阔的格局,那样恢宏的气势,那样细腻的情感。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能造就这样独特的姑娘?我不得而知,唯有愈发仰慕了。感觉早期的文还是有一种想要传达一种思考的欲望,和现在的文字比起来有点儿略显刻意,但是感觉现在仿佛摆脱了什么束缚似的,恣肆洒脱,很轻松的阐述自己的观点,然后自然而然就过去的,但是那样容易被忽略过去的细节,只要被注意到就仿佛光一样,拥有撕裂一切黑暗痛苦困厄磨难的强大力量。深沉,厚重,大气,就算前进的路途满是泥泞,依然会砥砺前行,再艰难的境遇都有光和希望,充满了成长的执拗与爱。真好。我居然喜欢上这样好的作者。

最后,冷静分析完了,我要表白了!女神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你!文字超级美啊啊啊啊啊啊我粉你一辈子嗷嗷嗷嗷!比哈特!
最最后,悄摸摸艾特女神٩(๑òωó๑)۶@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叶修,我喜欢你,生日快乐啊(≧ω≦)

唔,常年装死,今天应该上来冒泡了233
恩,昨天答应基友的段子,看到了深夜六十分,于是愉悦地写了这个,字丑勿怪(≧ω≦) @伞修深夜60分 主页君么么哒 @清颜 秀秀来看文 @奈何桥边 奈何你的带玻璃渣的糖【虽然好像并没有玻璃渣2333】
恩,其实严格来讲阿秋在伞修这一对上不区分攻受,只要是这俩人阿秋就吃,所以p2的彩蛋(?)只是调侃,带给某些小天使不适的话阿秋十分抱歉,请愉悦地无视它吧!(≧ω≦)
恩,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么么哒,阿秋爱你们(/ω\)

唔,这是一只高三狗,努力学习是正经职业,偶尔学累了也会摸摸鱼撸个文啥的,窝在晋江,ID相同,欢迎参观收藏(≧ω≦)